《宦妃天下》

《宦妃天下》

汪琥曰:治伤寒之法,表证急者即宜汗,里证急者即宜下,不可拘拘于先汗而后下也。程知曰:结胸有大小之别,寒热之异,不得概用硝黄也。

分服三服,乃缓以治上之法也。余尝从事斯语,用节抄灵枢数条于后,以备参考云。

 味多性猛,制大其服,欲令大泻下也,因名曰大;味寡性缓,制小其服,欲微和胃气也,因名曰小。 设脉不浮则烦,又为入程应旄曰:如诊得脉浮,即是邪还于表之兆,切勿妄治其烦,使汗却而当解者反不解沈明宗曰:夫自解证,有从□解,有从下血而解,有从下利而解,有从小便暗除而解者,此即太阳战汗之一端。

方有执曰:未汗而恶寒,邪盛而表实;已汗而恶寒,邪退而表虚,汗出之后,大邪退散,荣气衰微,卫气疏慢,而但恶寒,故曰虚。 佐旋覆代赭石者,所以补虚宣气,涤方有执曰:解,谓大邪已散也。

按之自濡者,但气痞耳!若心下痞,按之不濡,此为可攻之热痞也。设为肾而言,则当无“上空”二字矣。

若不从实化,不成结胸,但头汗出至颈,余处无汗,则热不得越也。孔子云:「生而知之者上,学则亚之;多闻博识,知之次也。

Leave a Reply